为野犬干杯

文笔烂、口味独特,关注还请三思。∠( ᐛ 」∠)_

cp:SF or FS F主♂少♀
霍安 or 安霍
研香挺棒,英研也不错。但看的少。

Emmmm想不到别的了,
Fgo国日划水咸鱼佛系玩家。
LOL混子玩家。(ಥ_ಥ)

偶尔也玩黎明杀机、守望先锋、王者荣耀。
嘴巴有点毒,喷前三思。

算是个叔控吧。性取向是个谜。
可攻可受?单身没有喜欢的人。
占有欲比较强,情绪比较容易失控。
偶尔是个非常自卑的人。Σ(゜゜)

扩列欢迎,如果你不嫌弃的话。

还有一年半,我真的快坚持不下去了。

今天单抽出了三张总司。给大家分享一些欧气早日出货吧。_(•̀ω•́ 」∠)_


(梅林池又要出了,石头不够了,虽然有梅林但是还是想弄个二宝三宝啊!!!(;´༎ຶД༎ຶ`)

这个月的护符有毒吧,国服日服都是单抽出货…

痴狂

SF!?frisk♀


师生恋注意????


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病娇啦…只是跟着自己的感觉来的,对不起!Σ(゜゜)



文笔渣注意,全文很乱,语句不通顺请见谅!莫名奇妙的(:3[____]





“啊…物理果然考砸了…”






“唉…太难了啊…根本没有解题思路…”






“会不会有惩罚啊…抄卷子什么的…这成绩我自己都看不下去更何况老师!”






“……………”







课间,frisk望着那些考试考砸了正围在一起抱怨题目太难了的同学。frisk微笑着,sans所教的科目,我擅长就够了。她心里这么想着。







是的,frisk一直都是班上以及全年级的物理单科第一,宛如天才一般的存在,无论多难的题目,她总能轻松的拿到满分。由于成绩优异,理所应当的成了班上的物理课代表。







frisk享受着这种每天与sans相伴的日子,一起来学校,一起回家。对于深爱的人,只要是在对方身边就已经非常安心和开心了。







教室外响起叮铃铃的铃声,似乎提醒着frisk什么。frisk紧紧的盯着门口,等待着sans的到来,目光始终跟随着sans从门口到讲台,知道他宣布开始上课。frisk总是情不自禁的望着sans的脸,他的眼睛,他的笑容,他的一切,frisk都喜欢。每次这样看的入迷的时候,frisk总是在心里提醒自己,要认真听课,放学就能和sans一起回家了,可是又看入迷了。







下了课,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轻巧的走向讲台,向着老师请教一些自己不理解的知识点。







啊…差点忘了…那只蚊子…







frisk脸上的热情逐渐降温,变得冷漠。







那个女孩,那个中途转学过来的女孩…那个还没和自己有过任何交流的女孩…那个在哪都能看见的女孩…


又吵又碍眼的蚊子。如今那个女孩每次下课都会上前去问问题。







“真是的…就这么蠢吗?怎么什么都要问啊…蠢还来这干嘛!”frisk趴在桌子上小声点抱怨。心里的负能量不断的积累,以至于回到家再睡梦中都能梦见自己的sans被她抢走了。


终于,期末考试,成绩结果已经出来了,frisk长久以来的物理第一被抢了。







“这样啊…哈哈…”frisk心里叹息着自己的失败,无论是这次考试,还是对自己爱着的人。frisk巡视了一下周围人的面孔,“啊…你们就尽管耻笑我吧…讽刺我吧!呵呵…”


其实考试的时候,准确的来说,frisk脑海里全是关于sans和那只“蚊子”的事,根本无法静下心做题,自然是看不出好成绩的,所以,frisk也并没有太大失落吧…





下午放学,教室里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,空荡荡的。frisk趴在自己的课桌上,呆呆的盯着桌子。夕阳的余晖洒在课桌上,仿佛陪伴着自己一样,frisk很害怕,害怕自己的噩梦成真,难道sans就真的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吗?就一点都察觉不到吗?这么说来自己还从来没有对frisk表达过自己的心意呢…身旁传来整理课本的声音,frisk瞥了一眼。







啊,死蚊子还没飞走吗…







声音停了下来,似乎是整理好了准备离开了。


“啊frisk还没回去吗?这么晚了还是早点回去不要让家人担心呐…”







frisk瞪了她一眼







“啊…那就这样…我先走啦…”







对方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己表达出来的厌恶,所以想尽快离开。又或许是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第一被她抢走了,知道自己心情不好所以还是赶紧离开不影响自己了?


真是可笑啊…







“啪啦”







frisk又看了看,原来是蚊子把别的同学桌子上的书弄倒了啊…


女孩蹲下一本一本的拾起,就这么背对着frisk。


不知为何,frisk看着对方背对着自己,心里有种莫名的暴戾感,当自己意识到自己正一步步向对方走去时,也察觉到自己手上已经拿起了已经放在书包里很久了的小刀。







杀了她吧,就是因为她你才饱受折磨,


杀了她就可以不用在担心噩梦成真了啊!


只要杀掉她,就再也看不到那令自己恼火的笑容了。


可是sans知道了怎么办!?sans肯定不希望自己这么做的啊!?


那就把他一起杀了…这样就不会再有别的蚊子来烦自己了,这样sans就永远只属于自己的了!!!!





杀了她吧!!

杀了她吧!!

杀了她吧!!!

杀了她吧!!!!

杀了她吧!!!!

杀了她吧!!!

杀了她吧!!!

杀了她吧!!

杀了她吧!!!

杀了她吧!!!







frisk感觉自己已经快疯掉了…她用另一只手扯住拿着小刀的手,这么长久以来的委屈与不满


无时不刻都在折磨她。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别人嬉皮笑脸,甚至还摸了摸头表扬对方,凭什么啊!?为什么自己就要受尽委屈和折磨啊?我不也很努力了吗!?







我的痛苦,你也好好感受一下吧???







自己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杀掉那个女孩,可自己恢复理智的时候女孩已经有了,书也整齐的摆在桌子上,只有自己手臂上传来阵阵的刺痛感…低头一看…手臂上的伤口不断的流出些许的鲜血。


原来是划伤了自己的手啊…







啊…自己可真是个没用的家伙,哪怕心里真的想让那女孩死在自己手机,却伤害的是自己…自己又失败了,又失败了…







frisk收拾好小刀,拿起书包走出教室,刚好和从办公室里出来的sans撞个正着。







“yo kid,这次期末考试落榜了,你可得好好反省一下自己,吸取一下教训,下次可得要好好的拿个第一才行。”sans注意到frisk流着鲜血的手臂,“frisk!你!”


sans抬起frisk的手臂看着伤口,还好伤口不是很大,但还是得包扎治疗。







“对~是~我应该好好反省自己~吸取教训~对~我应该一下课就跑来问你问题的呢~哎呀…我真是骄傲自大,总以为自己什么都懂呢~”


frisk向sans鞠躬,随后准备转身离去,却被sans控制住重力动弹不得。







“请问sans老师还有什么事呢?”frisk回头,眼角泛红,强颜欢笑。







“跟我去医务室包扎…”sans站在那,伸出一只手控制着frisk,黑漆漆的眼眶不禁让人打了个寒战。







“这个就不劳烦sans老师您了…”说完frisk低下头,稍微带着哭腔的说,“你…至今为止…难道一点都不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吗!?”







“我知道…”







“知道?知道那你还做出那些让我感到不适的行为???”束缚frisk的重力已经消失了,frisk将sans扑倒在地上,“你是不是想说你不知道你做了什么??行,那我和你说吧,我每次看到你和那个女生接触,我都会感到不爽!不!不只是那个女生,只要是女生接近你,我都感到不适!”







“现在你懂了吗!?一直以来,我都是班上的第一,为什么,为什么你从来就没有表扬过我,为什么反而还对那个女人这么亲密??还摸摸头以示鼓励。你又知不知道我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噩梦了,我几乎每天都能梦见我最心爱的你被她抢走了,你又知道我有多难过吗??”frisk的眼泪不停的滴落在sans的颧骨上,“要是你不喜欢我,你就早说啊…”随后抱着sans失声痛哭。sans也将frisk抱住,轻拍着frisk的后背安慰她。







sans带着frisk瞬移到医务室处理着frisk的伤口,处理完毕之后,背起哽咽的frisk回家。此时天已经黑了,一路上没啥行人,一些来往的车辆与街道上的路灯让此刻显得更加孤单









“对于我所做出无意间伤害过你的事,我真的非常抱歉,frisk。”sans主动开口打破这伴随着夜晚的寂静。





“其次…我也趁这个机会好好表达一下我对你的感情吧……简单来说…frisk…你就是我来学校授课的原因…我爱的人,一直都是你…没人能替代。”







啊…原来是这样啊……







frisk很高兴,或许是自己终于向对方坦白了自己的心意,又或许是对方也深爱着自己。哈哈其实两者都有吧…







望着头顶上的星空,今晚说不定会是个美梦吧。

逼供play 很短!!(就是写几句练一练

    sans×frisk   不算啥肉文吧( ー̀дー́ )


     ooc  ♂


    渣文笔




frisk再次醒来,自己身处在一个封闭的小房间内,周围漆黑一片,窗外却有一束光精准的照射在自己所在的地方。顺着光源望去,根本看不到什么,只是光亮弄得自己眼睛疼,让自己清醒了些,四肢无法动弹,身体被绑在刑架上。身上的衣物已经不知去向,只剩下一件短裤陪伴着自己,等瞳孔适应了环境才注意到面前站着一个戴着帽兜的骷髅怪物,脸上带着意义不明的咧嘴笑,就这么伫立在黑暗中,不禁有点吓人。





“好了,小可怜,你应该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吧?”sans走到frisk面前,食指从frisk肚脐处轻巧的划到了乳头处。突如其来的触感不禁让frisk打了个哆嗦。





sans贴近frisk的耳边,轻轻说道。


“长得真好看…我可不想在你身上留下什么伤痕之类的…你能告诉我chara在哪吗?”





frisk狠狠地瞪了sans一眼,借此来回答sans。





“well…不出所料,小猫咪得调教一下才会老实。”sans无奈的叹了口气。转身拿起桌上的注射器,将里面液体注射入frisk的静脉中。frisk望着注射器里的紫色不明液体不断的注入自己的体内,这让心中的恐惧又添加了几分,面前的骷髅怪物只是微笑着,根本猜不透在想些什么。sans注射完之后,又从桌子上拿出一根类似棒子的东西。





“你们人类脆弱的地方…我知道的还挺多的~”


面前的骷髅左眼发出青蓝色的光芒,拿着根棒子一步步向自己走来…可让frisk最害怕的,是那始终挂在怪物脸上的咧嘴笑…





别…别过来……





别…别靠近我…





我…我招了…我招了…!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要是有人想看的话再把车开下去吧(:3[____]

粮少的可怜,快饿死了…考虑自产(:3[____]

又是临摹了张出久,感觉还行没啥太大问题。ps:有没有大佬教教我头发咋画啊,也只有临摹照着画的还见得了人。🤣

就临摹了一张董香……手贱上了个眼镜,还上不好……_(:з」∠)_